<legend id="h4sia"></legend><samp id="h4sia"></samp>
<sup id="h4sia"></sup>
<mark id="h4sia"><del id="h4sia"></del></mark>

<p id="h4sia"><td id="h4sia"></td></p><track id="h4sia"></track>

<delect id="h4sia"></delect>
  • <input id="h4sia"><address id="h4sia"></address>

    <menuitem id="h4sia"></menuitem>

    1. <blockquote id="h4sia"><rt id="h4sia"></rt></blockquote>
      <wbr id="h4sia">
    2. <meter id="h4sia"></meter>

      <th id="h4sia"><center id="h4sia"><delect id="h4sia"></delect></center></th>
    3. <dl id="h4sia"></dl>
    4. <rp id="h4sia"><option id="h4sia"></option></rp>

        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无法露面!禁毒民警装“老板”差点住进毒贩家中!
        时间:2021-06-25 14:05来源:贵州hga026网责任编辑:陈天赐

        “黔西南州公安局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是贵州省唯一一个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期间成立的组织机构,充分体现了党委政府对扫黑除恶工作的重视。”

        “我从贵州省警校业毕业后入警,至今已有21年了,先后在派出所、禁毒、刑侦等部门工作,作为有组织犯罪侦查支队首任支队长,我深感责任重大。”

        “从初出茅庐不知道怎么开展工作,到扫除恶专项斗争期间,侦破涉黑组织12个、打掉涉恶团伙56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300余名,破获各类刑事案件1600余起……这一路走来,非常感谢组织的培养和信任,也非常感谢身边战友对我的帮助和支持。”

        ……

        付杰的开张白有点“熟悉”,很像工作汇报。

        笔者二人相视一笑,心想:“妈呀,千万别这样!”

        似乎看穿了采访者的想法,他笑着说:“你们应该更想听一些故事,我这就讲。”

        2000年8月,付杰从贵州省人民警察学校的大门跨进了黔西南州安龙县公安队伍,一年后被安排到安龙县禁毒大队工作,先后20余次打入贩毒团伙中,当过“煤老板”、“包工头”、“总经理”,与毒贩斗智斗勇,在生死搏斗中一举拿下毒贩。

        “只有把自己当成他们,才能更好地融入。”每次行动前,付杰都会花大量的时间研究要自己的“新身份”,设想与毒贩碰面时可能出现的情况,以及出现意外时该如何应对。

        2009年正月初一凌晨5点,付杰轻轻走出家门,裹紧大衣,匆匆消失在夜色中……

        恰逢一年春节,付杰在破获一起零星贩毒案时得到一条线索,盘县的左氏兄弟手中有大量海洛因急于脱手。

        付杰和战友连续几天吃住在办公室,经过详细、缜密的案情分析后,他以“胡老板”的身份打入了内部。

        左氏兄弟在“圈里”是出了名的谨慎,为取得他们的信任,付杰下了一番工夫,详细了解盘县的风土人情、犯罪团伙和成员的性格特点,懂“行规”、讲“行话”,随时做好应对毒贩试探的准备。

        通过中间人,付杰前后4次约左某到盘县县城吃饭。每次吃饭,都是一场“鸿门宴”,稍有一句话、一个动作或一个眼神“露馅”都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在饭桌上,左某会有意无意地打探付杰的身份和底细,全被付杰灵活自如地应付了过去。几次下来,左氏兄弟渐渐相信了“胡老板”的诚意。

        “兄弟,我们什么时候交货?”在基本打消了左某的疑虑后,付杰提出进行交易。左某约付杰到其家中吃饭。

        那是一个阴冷的下午,付杰裹着大衣,只身带着10万余元现金来到左某家准备交易。左某验完钱的真伪并清点数额后,谨慎地对付杰说:“现在货不在家里,今晚你住我家,明天一早我们就交易。”

        “毒贩想干什么?会不会是什么地方引起了他的怀疑?怎么能早点儿完成交易?”付杰快速思考着一个又一个问题。

        突然,付杰站起身指着左某的鼻子说:“兄弟,你这就是在耍我了,我带这么多钱住你家,谁能保证我没事?要么现在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要么这单生意就免谈了。”左某见付杰态度强硬,立即打电话通知哥哥送货过来,被民警一举擒获,现场缴获海洛因123克。

        “加入‘207’专案时,小儿子才半岁,案件侦办结束,他都会走路叫一声爸爸了。”说完,付杰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心酸。

        2017年4月份,付杰被抽调到“207”杨斌涉黑专案。彼时,“黑老大”杨斌虽已被逮捕,但后续证据收集、追捕骨干成员等工作依然繁重困难。

        说起杨斌,他在贵州省普安县可是一位“能人”,他是当地原公安局某些“警伞”口中的“兄弟”,是手下人眼中手眼通天、黑白通吃的“大哥”,是当地群众眼里有钱有关系、能打能杀不能惹的“恶霸”。

        自2004年以来,杨斌通过吃喝玩乐、施以小恩小惠等手段,先后笼络多名两劳释放、社会闲散人员,逐渐形成了以杨斌为组织者、领导者,李某祥、彭某元等人为骨干成员,杨某进、杨某云等人为一般成员的黑社会性质组织。

        该犯罪组织长期在普安县实施寻衅滋事、聚众斗殴、故意伤害、开设赌场、敲诈勒索、组织卖淫、容留卖淫、发放高利贷等违法犯罪活动聚敛巨额财物,并将所得收益部分用于支持组织活动,在普安县城及周边地区称霸一方,严重破坏了当地的经济和社会生活秩序。

        除恶务尽,杨斌涉黑组织多名骨干成员仍在潜逃,付杰不敢有一刻停歇……

        “那天,蚊子又多,人也困得不行,奔波了一晚,终于在第二天发现了他。”2017年5月的一天,历经一个多月全面深入细致的秘密侦查,抓捕条件已经成熟,付杰带领8名队员前往晴隆县城,秘密抓捕杨斌涉黑组织骨干成员李某祥。

        当天晚上,他们身着便衣,根据掌握的资料,分别前往李某祥可能藏匿的几个地点。

        “根据线索,我们侦查了多个地点,但都没有什么收获。”彼时,李某祥如惊弓之鸟,惶惶不可终日,不敢轻易走动,更不敢抛头露面,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就在晴隆县城。

        “到底会在哪里呢?”付杰陷入了沉思。

        第二天中午,经实地走访与多方打探,抓捕小组成功发现李某祥的藏匿地点,确定身份后,付杰决定立即对其实施抓捕。

        李某祥没有想到这么快,警方就找到了他,看到民警的一刹那,他知道自己跑不了了。

        李某祥的落网,为以后相关工作的开展奠定了基础。

        2018年12月30日,兴仁法院对杨斌等17被告人犯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开设赌场罪、聚众斗殴罪等罪一案进行了一审宣判。

        紧接着,在杨斌背后暗中相助,为其恶行“大开绿灯”的“保护伞”也纷纷获刑。

        “‘套路贷’害人啊!一个债主被逼了跳楼,一个被逼得服毒,那些幸福美满的家庭都害得支离破碎.....”回想起2018年侦办册亨县杨刚等人“套路贷”涉黑团伙犯罪案件时的场景,付杰义愤填膺。

        2018年3月,黔西南州公安局接到25名群众实名举报,称册亨县杨刚、韦某果、杨某等人向他人实施“套路贷”,黔西南州公安局立即抽调14名民警成立线索核查工作组对杨刚等人涉嫌“套路贷”犯罪线索暗中进行核查,而付杰便是其中一员。

        “‘套路贷’是新型诈骗案件,存在着法律适用难、取证难、突破难等特点。”付杰说,在进行线索核查时,一点蛛丝马迹都可能影响案情,工作组成员都必须小心谨慎,秘密进行,防止打草惊蛇。

        为此,他们在进行线索核查时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丁点线索,连续几天不休息,对涉案物证、书证、电子证据进行了逐一清理核查。

        经过核查,最终认定举报者举报情况基本属实,州公安局就立即成立专案组对此案进行专案侦查。通过汇总分析、综合研判,发现该犯罪团伙成员分工明确,具备黑社会性质犯罪特征。

        4月10日,专案组通过情报信息获悉,团伙主犯之一韦某果及同案犯李某泽经云南西双版纳逃往缅甸躲避风头。

        “我们情报保密很严格,线索核查时取证点都是远离闹区,设在了郊区一个隐蔽场所。”犯罪嫌疑人潜逃,难道是有人漏了风声?付杰在心里开始怀疑。

        线索都核查到位后,专案组决定对涉案犯罪嫌疑人员进行集中抓捕,同步组织人员赶赴云南对潜逃的韦某果、李某泽开展抓捕行动。

        付杰至今都清楚记得抓捕主要犯罪嫌疑人杨刚、聂某(二人为夫妻)时的场景。

        据付杰回忆,准备抓捕时,专案组只知道他家在某小区,但不知道具体的门牌号,为了不打草惊蛇,付杰与几个同事一起,在小区守候了16个小时,直到第二天早上8点,杨刚与聂某终于出现了。

        “冒头了!冒头了!准备。”付杰说,当时大家都兴奋极了,想着马上就能把他们抓捕归案。

        但紧接着眼前的一幕,让准备实施抓捕的民警们停止了行动......

        一个6岁左右的小女孩背着印着美少女战士的小书包,蹦蹦跳跳的牵着杨刚与其聂青的手,三人有说有笑的向小区门口不远处的学校走去。

        “如果现在实施抓捕,对孩子伤害会很大。”付杰马上向指挥部汇报了现场情况,决定延迟实施抓捕行动。

        想到孩子跟自己的儿子差不多大,付杰心里有点心酸,他想不通为什么有那么可爱的孩子,还要去做违法犯罪的事情?

        在杨刚夫妻二人把孩子送进学校后,付杰与同事才对二人实施了抓捕。

        历时近13个月,杨刚、韦某果、杨某等9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先后在缅甸、安龙、册亨等地被抓获归案。

        册亨县杨刚等人“套路贷”涉黑团伙犯罪案件告破,成为摧毁全省首个“套路贷”涉黑犯罪团伙典型案件。

        一个个案件的成功侦查告破,让付杰倍感自豪,正如他入警时宣誓的那样。

        一路走来,他高扬利剑,为民除害,用满腔热血印证人民公安的初心与使命。(黔西南公安、黔西南hga026网)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alat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hga026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