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h4sia"></legend><samp id="h4sia"></samp>
<sup id="h4sia"></sup>
<mark id="h4sia"><del id="h4sia"></del></mark>

<p id="h4sia"><td id="h4sia"></td></p><track id="h4sia"></track>

<delect id="h4sia"></delect>
  • <input id="h4sia"><address id="h4sia"></address>

    <menuitem id="h4sia"></menuitem>

    1. <blockquote id="h4sia"><rt id="h4sia"></rt></blockquote>
      <wbr id="h4sia">
    2. <meter id="h4sia"></meter>

      <th id="h4sia"><center id="h4sia"><delect id="h4sia"></delect></center></th>
    3. <dl id="h4sia"></dl>
    4. <rp id="h4sia"><option id="h4sia"></option></rp>

        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励志!吸毒二十年的他竟然成了禁毒戒毒公益大使
        时间:2021-06-25 14:12来源:贵州hga026网责任编辑:陈天赐

        在李治成的童年时光里,“父亲”只是个名词。他的离开和出现一样,总是那么突然,突然得就像是一个陌生人毫无预兆地出现在面前,又毫悄然无声地离开,以至于慢慢成为一种习惯。

        “自己去找爷爷奶奶。”丢下这句话,父亲便跟着警察走了。这是李治成第一次亲眼看着警察把父亲带走,那年他4岁。

        懵懂的他以为父亲有事要出门,还是和警察一起办事,够体面。天真地向父亲挥手道别,稚嫩地说着:“爸爸再见,早点回来!”

        殊不知,这一别就是三年。

        李治成依稀记得有一次奶奶带着他去看父亲。他们又是座公交车,又是座三轮车,转了好几趟车,之后还走了很远的路,终于到了一个铁门前面。在门外等了很长一段时间才进去,进去以后他和奶奶被带到一个房间里,终于见到了爸爸,他以为这就是爸爸“工作”的地方,奶奶抱着他,隔着玻璃,李治成在电话里说:“爸爸,工作完早点回家。”

        这是李治成第一次到戒毒所看望父亲。

        ▲李治成与父亲

        李治成的父亲李明黔出生于1963年,是家中独子,从小生活条件优越,毕业于国内一所电影学院。那时候的大学生可是个香饽饽,90年代初,李明黔拍过广告,开过工厂。

        1994年,李明黔在贵阳市最繁华的地段经营着两家酒店和一家歌厅。家底殷实,自身条件优越,事业又有所成就,这样的李明黔是多少人羡慕的对象,由于生意原因,李明黔接触的人可谓是三教九流,鱼龙混杂。

        小凤,歌厅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也是一个让李明黔刻骨铭心的人。在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环境里,小凤塞悄悄给了李明黔人生中第一包海洛因,李明黔人生长达20年的吸毒史也由此拉开了序幕,李明黔万万没想到就是这么一小包海洛因算是彻底毁掉了他前半生。

        跟着小凤他们玩,他们说吸了这东西会很舒服,快活得似神仙,什么烦恼、忧愁啊,都烟消云散。和大多数刚吸毒的人一样,李明黔觉得就是和朋友一起玩玩而已,也不一定会上瘾。

        不幸的是,他一开始接触的就是被称为毒品之王的海洛因,成瘾性快得超乎想象。

        从第一次接触毒品后,李明黔几乎天天都要和他们一起“玩”了。“那时候,一克白粉也就百把块钱,对我来说‘小意思’,大家朋友在一起‘玩’就是图个开心,不谈钱的”李明黔回忆道。

        发现自己成瘾差不多是在三个月后,那次,朋友母亲住院,李明黔前去探望,和往常一样,早上起床例行先抽了一包,下午到医院后不知怎么的,突然瘾就来了,在病房里强撑了一会,李明黔像疯了一样就跑出了病房。

        “那时候,身上不会放那东西,那是第一次在外犯毒瘾。”李明黔说,当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回歌厅,找小凤。

        而此时,李明黔的妻子已经怀有8个月的身孕了。

        1995年元月,李治成呱呱坠地,小生命的到来给全家人带来了惊喜和欢乐,李明黔也激动不已。

        家人原以为儿子的出生能够让李明黔及时刹车,大家都低估了毒品对他的侵蚀已经深入骨髓了。

        在1994年到1996年的短短两年时间里,李明黔陆续关掉了工厂、酒店、歌厅,因为吸毒,没有心思做任何事情,不想去打理生意,也不愿去搭理家人,生意停止了,妻子也跟他离了婚,从此,李明黔的世界里只剩下“毒品”。

        “当时几乎是走火入魔的状态,就是沉浸在吸食毒品那一刻“飘飘欲仙”的感觉上,如果不抽,就感觉全身像爬满了无数只蚂蚁一样,要多难受就有多难受。”李明黔说。

        没有了生意,也没了收入来源,曾经那些所谓的“朋友”也一个个远离,“买药”要花钱了,李明黔虽然没钱,但还有些家产,这些年为了吸毒,他败光了所有积蓄,变卖了运营的出租车,两套房产一个铺面。

        1998年,父亲实在无法容忍李明黔这样继续抽下去,含泪打了110,亲手将李明黔送到了原中坝强制隔离戒毒所,进行强制隔离戒毒三年,这也是李治成记忆里第一次看着父亲离开。


        记忆中父亲第二次被警察带走,是在李治成9岁的时候。

        “那天,我爸带我去威清路吃烤肉,我很少和他单独在一起过,更不要说他专门带我出去吃饭了,那是第一次,我很开心。”李治成说,他们刚吃完饭,走出餐馆时,几个警察就突然围了过来,瞬间就把李明黔按在了地上。

        年幼的李治成吓坏了,一边哭喊着“不要打我爸爸”一边用幼小的身躯去和那帮人撕扯。

        “我还反应过来了什么事,父亲已经被带走了。”李治成一路哭着跑回了家,让爷爷奶奶快去救爸爸。奶奶在家捶胸顿足,哭天喊地着,爷爷却一言不发地坐在那里,李治成懵了,除了哭,不知所措。这一次他好像有些意识到,父亲和毒品有所关系。

        “毒品有害”,这是学校里宣传的。但毒品有什么害,为什么有害,上小学的李治成就摸不着头脑了。只是隐隐对父亲有一些失望,觉得他没有别人的父亲那么“好”。

        父亲没那么“好”,但始终是父亲。爷爷奶奶给了李治成全部的爱,教育他学会去理解和宽容,以仁爱之心去待人。

        李治成从没恨过父亲,包括因父亲吸毒放弃了自己最大的梦想都没恨过父亲,怨过父亲。

        在李治成心中从小就有一个军人梦,电视剧里军人英勇坚毅的形象,才是李治成理想中父亲的样子,对军人的崇拜对军营的憧憬,青春年少的李治成一门心思地想要参军报国。

        终于李治成盼到了这一天,初中毕业后得知征兵开始,李治成第一时间跑去报名,准备材料、体检、一切都很顺利,迎着阳光抱着希望,李治成觉得未来可期。

        在全家人都满心欢喜地准备着李治成带上大红花去光荣参军的那天,爷爷最担心的结果还是发生了。

        因为父亲吸毒的案底,李治成政审收到影响,被刷了下来,他第一次感受到那种压抑和失落,束手无策,却又无人可诉。但是看着家人的难过,懂事的李治成还要故作坚强,半是安慰父亲半是安慰自己说:“没事,当不了兵我还可以继续读书,上大学,只要你能为了我不再碰那个东西就好。”

        这一次,李明黔在家待了好几年,他辗转找了好几份工作,寒暑假的时候还把李治成接到他工作的地方去,每每做出一点成绩,或者得到了领导的赏识,李明黔总巴不得说给全家人听,迫切的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

        但是,家庭里的琐事、工作上的压力、外界的眼光,都像是一把把利刃一样从四面八方向李明黔刺来。

        那几年,李治成经常看到父亲把自己一个人关进房间……

        2014年,李明黔再一次被送进了戒毒所,这年,李治成19岁。

        临近年末的一天,李治成突然接到了父亲的电话,电话里李明黔告诉他自己还缺些生活用品,快过年了还想要些钱用。

        这通电话让李治成的内心五味陈杂。

        第二天,李治成早早地就到了戒毒所,他不知道戒毒所要下午才能探视。就一直在戒毒所外等。

        “我记得很清楚,那天下着冻雨,寒冬腊月的天里他穿得很单薄,站在门口傻傻地一直等着,我是第一个见到亲人的。”李明黔说。

        “爸,我们等你回来,一起好好地过日子。”

        “好!”

        父子俩这次相见,交谈虽短,却掷地有声。

        李治成一直喜欢心理方面的研究,通过与老师的探索学习,接触到一些实实在在的案例,慢慢了解了吸毒人员真实的心理特征,也才真正开始真正想去了解自己的父亲。

        “父亲反复陷入复吸的循环,或许不仅仅是因为他“没有意志力”,而是不是也有作为家人的我的一份过错?”李治成反思着,想要帮父亲彻底戒断毒品,帮助他重获新生,回归社会,不仅仅是要关怀他,劝说他,必须得真正为他行动起来。

        李治成利用课余时间到电影院去当兼职放映员,每月1800元的工资,会给父亲拿800,然后买好生活用品和他爱吃的东西,风雨无阻地坚持去看他。

        “我看见父亲眼里有了亮光,我知道,他感受到了亲人不抛弃、不放弃的力量。而我希望,这是转机的开始。”

        ▲李治成参加禁毒宣传

        李明黔出所之后,被要求参加三年的社区戒毒康复。当时李治成正好在社区兼职禁毒社工,他想着能不能让父亲参与到禁毒宣传工作当中。

        “我们一起去当禁毒志愿者,一方面让他有事可做,不至于跑出去吸毒,另一方面,也可以更好地陪伴他、支持他。”这个念头一萌生,李治成便与父亲沟通,没想到他竟愉快地同意了。

        李明黔在戒毒所里也参与过宣传方面的工作,社区的一些策划、宣传、节目表演、主持演讲的事,都找他参与或协助,这活干起来,得心应手。

        渐渐地,李明黔得到不少的认可,又在儿子的引荐下,他成为了贵阳市阳光启航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的其中一员。

        对于李明黔这样一位“有前科”的新成员,大家一开始不免持有观望的态度。起初,李明黔也对自己能否融入这样一个群体感到担心与自卑。每当这时,李治成便主动与父亲沟通,鼓励他,开解他,帮他出主意。

        受儿子影响,李明黔也找到了人生方向,与其继续沉沦下去,还不如现身说法,把自己的经历分享给更多人,身体力行地去帮助他们。

        ▲李明黔认真参加禁毒公益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李明黔主动请缨,冒着危险接下值班工作,站在了防疫第一线,参与了阳光启航抗疫公益每一天活动,为很多人送去了温暖,他的兢兢业业感染了阳光启航的大家,开始真正融入了这个集体。

        看着父亲在工作中的坚持与辛勤付出,李治成倍感欣慰。

        “我问过他当初为什么会同意和我一起去当禁毒志愿者,他说因为这一次,他是和我一起在做禁毒方面的事,他一个人孤单了这么多年,这次有我陪着他。”

        如今,曾经反反复复沦陷毒品二十年的李明黔已经整整五年没再碰过毒品了。

        在家人的关心以及禁毒部门的帮助下,李明黔已然与过去判若两人。他不但搭建了戒毒人员结业帮扶平台,帮助五十多名戒毒康复人员成功就业,还通过广泛的禁毒宣传、禁毒教育让更多人了解毒品危害,远离毒品风险,事迹得到中国禁毒报的刊登,还得到贵州省戒毒管理局颁发的禁毒戒毒公益大使荣誉称号。(贵阳hga026网)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alat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hga026网 © 2017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