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end id="h4sia"></legend><samp id="h4sia"></samp>
<sup id="h4sia"></sup>
<mark id="h4sia"><del id="h4sia"></del></mark>

<p id="h4sia"><td id="h4sia"></td></p><track id="h4sia"></track>

<delect id="h4sia"></delect>
  • <input id="h4sia"><address id="h4sia"></address>

    <menuitem id="h4sia"></menuitem>

    1. <blockquote id="h4sia"><rt id="h4sia"></rt></blockquote>
      <wbr id="h4sia">
    2. <meter id="h4sia"></meter>

      <th id="h4sia"><center id="h4sia"><delect id="h4sia"></delect></center></th>
    3. <dl id="h4sia"></dl>
    4. <rp id="h4sia"><option id="h4sia"></option></rp>

        移动客户端

        |

        官方微信

        |

        官方微博

        |
        儿子牺牲后,他把大半生没来得及跟他说的话,全写进了信里
        时间:2021-06-25 14:22来源:“方圆”微信公众号责任编辑:徐琢

        儿子李尚恒走后,李浩整夜地睡不着觉,短短几十天,他就暴瘦了30多斤。想儿子想得狠了,李浩就拿起笔来,不断地给李尚恒写信,前前后后写了25封信。李浩和大多数的中国父亲一样,平时和儿子的交流并不多,在家庭中一直充当着严父的角色,从来不善于用语言来表达自己对儿子的爱。李尚恒牺牲后,李浩把大半生都没来得及跟儿子说的话,全都写进了信里。

        “这些信,我儿子是看不到了,可是我孙女能看得到。我要让孙女知道,她的爸爸是一个什么样的爸爸,她一定会为有这样的爸爸而自豪的!”李浩说。

        李浩是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的一名老警察,儿子李尚恒,生前是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的警察。

        2018年3月31日7时许,李尚恒在抓捕犯罪嫌疑人时,遭遇暴力袭击,身中数刀,因伤势过重经抢救无效,壮烈牺牲,年仅29岁。

        李尚恒出生在警察世家,他的外祖父、外祖母都是离退休警察,父亲李浩是警察,叔叔也是警察,全家前后共培养出11名警察。从小看着长辈们与违法犯罪行为较量,“当警察”成为李尚恒最天然、最执着的梦想。2014年,从中国刑警学院毕业后,李尚恒通过了考试,如愿进入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工作,实现了自己的“警察梦”。穿上警服的那一天,李尚恒特意跑到父亲李浩面前敬了一个礼。

        是儿子也是战友

        2018年4月4日上午,沈阳市1500余名警察及市民自发组织,为英雄李尚恒送行。从灵堂出来,在去往挂着李尚恒遗像灵车的路上,李尚恒的母亲哭得撕心裂肺,父亲李浩一直克制着自己的情绪。等走到在距离灵车还有三四米的地方,望着灵车上儿子的遗像,李浩再也控制不了眼泪,颤抖着手臂,对着儿子李尚恒的遗像为他敬了一个礼。情绪崩溃的李浩对着儿子的遗像撕心哭喊道:“我不该管你太严了!儿啊,我再也不说你了,你跟老爸回家吧。”

        李尚恒牺牲的时候,他的女儿才8个月大,他还没听女儿叫他一声爸爸,女儿还没记住他的模样,他就这样匆匆地走了,永远地离开她。留下的是妻子和父母对他的不舍和无尽的思念。尽管承受着巨大的丧子之痛,但李浩仍眼含热泪,对赶来慰问的辽宁省公安厅和沈阳市公安局领导说:既然选择了警察这个职业,我们就应该无怨无悔!

        2018年12月22日,在出席第三届平安中国“三微”比赛颁奖活动现场,李浩对天国的儿子隔空喊话说:“儿啊,请放心,即使你不在了,我们也会好好培养你的孩子,让她也可以成为出色的人民警察!”

        最后一次给父亲做“土豆炖芸豆”

        2018年3月30日,也是李尚恒牺牲的前一天。因为晚上还要去摸线索,李尚恒就利用傍晚时间回家看看,还给家人做了一顿饭。爸爸李浩是单位里负责维稳的领导,因为各自有任务,父子俩已经一个多月没怎么见面了。晚上7点,爸爸回来了。全家人难得在一起吃了顿晚饭。爸爸最爱吃李尚恒做的土豆炖芸豆,李尚恒那天就做了一大锅。

        李浩说:“儿子,今天的芸豆炖得真好吃。”李尚恒调皮地说:“我哪天做的不好吃啊?”李尚恒低头看到爸爸头发长了又多了很多白发,就说:“爸爸,你头发长了,赶紧去剪剪吧。”爸爸说,“太忙了,我哪有时间去剪头。”李尚恒有点心疼地说,“爸,要不你提前退休吧,你太累了!”爸爸笑着看看眼前懂事的儿子,对他说:“儿子啊,当警察哪有不累的?你当刑警更辛苦。你孩子太小了,想没想过换个岗位啊?”李尚恒想都没想说:“不了,我挺愿意干刑警的。”

        然而这竟成了父子俩今生的最后一次对话。

        吃过晚饭,李尚恒帮妈妈收拾了碗筷,又和妻子一起给8个月大的女儿洗了澡。洗澡的时候,已经开始冒话的女儿咿咿呀呀地跟李尚恒唠了半天,给孩子洗好澡,李尚恒还拿手机给孩子拍了很多照片。等孩子睡着了,他跟妻子说,“晚上还有两个线索得摸清,可能明天还要起早。我回单位住吧。”妻子已经习惯了他的早出晚归,又总是说走就走,于是答应了。

        临走的时候,李尚恒还是觉得对不起妻子,就说,“马上就可以休假了,4月,咱们去上海看看吧”。妻子笑着点点头。夫妻俩谁也没想到,这竟成了今生的最后一次约定。他永远也无法和妻儿一起看看最美的4月天了。

        牺牲在抓捕嫌疑人过程中

        2018年3月31日一早,李尚恒和同事赵英军去沈阳市皇姑区陵园街附近的一个小区抓捕犯罪嫌疑人张达凯。此事的起因是张达凯涉嫌一宗盗窃案。

        据赵英军介绍说,2018年3月23日,沈阳市和平区南宁南街某小区发生一宗盗窃案。居民陈某某家中丢失现金8000元、笔记本电脑一台、钱包一个、Gucci手表一块、白色华为手机一部,案发后失主就到公安局报案。接到侦查任务后,赵英军和李尚恒做了一些前期工作,查到这起盗窃案的犯罪嫌疑人张达凯暂住在沈阳市皇姑区陵园街某处平房内。2018年3月31日早7时许,赵英军、李尚恒到张达凯的暂住处摸排情况,他们打算带嫌疑人到辖区派出所接受调查。

        两位警察在小巷子里向居民张某某问路,张某某是张达凯的邻居,便热心地带警察去张达凯住处。当警察敲响张达凯的房门时,张达凯在屋里问,来人是谁,赵英军和李尚恒表明了身份。张达凯开门后,李尚恒向对方要了身份证,核实其身份后,让他去派出所了解情况。

        当时,张达凯尚未起床,没穿好衣服。他穿完衣服,对警察提出要去上厕所。得到准许后,他上完厕所回来,李尚恒拿出手铐要给张达凯戴上,张达凯却暴力反抗,不戴手铐,也拒绝和警察去派出所。张达凯拼命挣脱李尚恒等人的控制之后,朝屋里的火炕上爬去,等他从炕上站起来时,手里已经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长约30多厘米的尖刀。

        面对试图控制自己的警察,张达凯挥动尖刀拼命地反抗,他先是扎到了协助赵英军、李尚恒控制他的居民张某某一刀,而后又扎了赵英军左脸一刀、左腋下一刀,之后,他又持刀对正面拦截他、拼命阻挡他逃跑的李尚恒,对着李尚恒的身体一顿乱扎,李尚恒身中6刀后,伤重倒地,张达凯推门逃走。

        张达凯居住处的邻居、水果商贩陈林当时目睹了警察遇袭前后的情景。他说,“2018年3月31日7时30分许,我的客户孙某来到小区的小巷内找我。我接孙某进门的过程中,看见3名男子进入小巷内,他们找到付某(张达凯房东)家,随后3个人和付某说了几句话,3个人就去敲张达凯的屋子,进了屋。隔了大概五六分钟时间,我看见从屋子里跑出来两个人,两个人身上带着血,喊道:‘赶紧报警,杀人了,我们是警察。’我看见一个人(即赵英军)前胸挂着警察证件,这个人在我客户孙某的车旁边倒下了,另一个人(即张某某)则倒在小巷路上,我和孙某赶紧打110报警电话和120电话,随后,帮他们拿来一些手纸给他们捂伤口,其中一个人的肚子上全是血,衣服都浸透了,当时感觉已经昏迷了,另一个人的腹部受伤,颈部也受伤,但是当时还有一些清醒。他说房子里面还有一位同事没跑出来,当时,我们也不敢进去,就在这个时候,我看见有一个人,左手被手铐铐着,手里拿着刀,在平房门口停留几秒,可能看见我们这边人太多,就转身向南跳墙跑了,过了一会儿,警察就来了,随后急救车也到了。”

        李尚恒等人被送到医院后,在急救室外,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王大海局长含着眼泪一遍遍地请求医生一定全力抢救伤者的生命。然而,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全力抢救,还是没能挽留住李尚恒年轻的生命。上午10点,李尚恒的心脏停止跳动。李尚恒生前的战友含泪为他换上一身崭新的警服。进抢救室之前,李尚恒满身被鲜血浸染,洁白的T恤衫被染成红色,他的双目圆睁,战友们几次试图为他闭合,他都不肯闭上双眼。不久,前方传来了犯罪嫌疑人被抓捕归案的消息。战友黄鹤走到李尚恒身边,对他说:“尚恒,放心吧!人到位了!”黄鹤轻轻抚摸他的脸颊,李尚恒终于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李尚恒牺牲之后,李浩从尸检报告中看到,犯罪嫌疑人张达凯用30厘米长的尖刀扎李尚恒,李尚恒心脏中了4刀,额头、腹部各中一刀,共计6刀。

        干了30年警察的李浩很明白,这个伤势意味着在与歹徒搏斗时,李尚恒始终没有退缩和转身!“儿子,你有多疼啊!你有多疼,爸的心就有多疼!”

        当时也身受重伤、浑身是血的赵英军案发当时,在追出院子后不久就晕倒,失去了知觉。醒来时,他已在沈阳医大四院的重症监护室。但赵英军苏醒之后,听到的却是一个他不想听到的噩耗,一起执行任务的同事李尚恒已经不在了。

        嫌疑人还背负着一条人命

        据公安机关调查,杀害李尚恒的犯罪嫌疑人张达凯是一个惯犯,曾因犯故意伤害罪,于1988年被新民市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因犯抢劫罪,于1998年9月被沈阳市于洪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因盗窃,于2007年8月被沈阳市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劳动教养二年;因犯盗窃罪,于2010年12月被沈阳市和平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五个月,2016年9月11日刑满释放。

        李尚恒遇袭牺牲后,沈阳警方立即启动重大案件处置机制,启动了社会面巡逻防控和警务工作站、堵卡点一级勤务,全城封控,顺线追踪,重点布控,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同时,案件信息迅速上报,公安部将此案确定为“3·31”部督重大故意杀人案。随后,沈阳市公安机关全力抓捕犯罪嫌疑人,并全力抢救受伤警察和群众。

        3月31日上午11时30分左右,犯罪嫌疑人张达凯出现在沈河区中街一家黄金回收店内,被一名治安人员发现。正在附近执行查缉任务的沈河分局警察生威接到线索后,立即冲进店内实施抓捕,与犯罪嫌疑人张达凯展开搏斗,最终将其制服。经审讯,张达凯对其故意杀人和盗窃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据警察审讯,当天,张达凯之所以拒绝到派出所接受调查,并持尖刀袭警,是因为他身上不仅背有数起盗窃案,还有一条人命案。据其交代,2007年1月6日深夜12时许,张达凯乘坐被害人魏刚(时年49岁)驾驶的出租汽车行至沈阳市于洪区白山路附近,双方因打车费用发生了争执,张达凯遂持随身携带的尖刀刺扎魏刚颈部等数处,致魏刚由于颈部创口刺破左颈静脉导致急性大出血而死亡。之后,张达凯逃离现场,10多年来,由于种种原因,此案一直悬而未破。

        依法判处被告人死刑

        袭击杀害李尚恒一个月后,2018年4月1日,张达凯因涉嫌故意杀人罪,被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刑事拘留;4月27日,经沈阳市皇姑区检察院批准逮捕,次日被沈阳市公安局皇姑分局执行逮捕。2018年10月19日,本案在沈阳市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沈阳市检察院依法指派检察官出庭支持公诉。

        检察机关认为,在本案中,被告人张达凯犯罪动机卑劣,作案手段十分残忍,先后两次实施杀人行为,造成两人死亡、两人重伤,后果极其严重,人身危险性和社会危害性极大,社会影响恶劣。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65条第1款之规定,被告人张达凯为累犯,且有多次前科劣迹,依法应当从重处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32条之规定:“故意杀人的,应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第264条之规定:“盗窃公私财物,数额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故建议对被告人张达凯判处死刑。

        2018年12月27日,本案依法宣判,沈阳市中级法院认为,被告人张达凯故意持械非法剥夺他人生命,致两人死亡、两人重伤的严重后果,手段特别残忍、情节特别恶劣、罪行极其严重、社会影响极大,且系累犯,虽有坦白情节,但尚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综上,根据被告人张达凯的犯罪事实、情节及社会危害程度,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判决:被告人张达凯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盗窃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3000元。(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

        相关报道
        分享到:

        中共中央政法委员会主办 网站编辑部信箱:changanwang@126.com | 招聘启事

        Copyright 2015 www.calatm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备 14028866 号-1 中国hga026网 © 2017版权所有